共建共享的战略研究协作网络
尚浓智库 让智慧产生价值

构建具有真知灼见的新思想、新理念、新方法、新观点汇聚中心
推动社会科学领域研究成果的转化
为地方政府建设引得来、留得住、养得起的决策咨询机构
为客户提供具有可操作性的解决方案
协作效率决定成败
来源: | 作者:今尚农 | 发布时间: 2017-05-18 | 136056 次浏览 | 分享到:

  最近读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的书《未来简史》感悟颇多。其中之一,便是合作问题。尤瓦尔说人类在动物进化的过程中之所以能够胜出,成为高出普通动物的主宰者,关键是大规模而灵活的合作。“只有智人能够与无数陌生人个体进行非常灵活的合作。”虽然蜜蜂、蚂蚁等动物具有大规模合作的能力,但不具有应对外部变化的灵活性;猩猩等灵长类动物虽然内部合作得很好,但是不容易接纳外部成员。

  对此,我觉得可以用协作的效率来概括人类合作与其他动物合作之间的差别。协作不是人类独有,在动物界并不罕见,决定人类胜出的是协作效率。人类协作效率体现在三点:规模化、灵活性、开放性。在原始部落时代,人类以血缘关系建立的族群与现在的猿类差不多,对于其他猛兽而言,没有绝对的对抗优势,所以那时候人类会有动物神灵的崇拜。随着人类跨族群协作成为可能,人类与其他动物的对抗中占据了优势,对动物神灵崇拜的热情就降低了。所以大规模的协作是人类战胜其他动物的重要条件。其次,人类的协作能够灵活应对外部环境的变化。这种灵活性体现在人类内部协作机制的灵活变化,而不会象蜜蜂那样万年不变。第三,开放性是指接纳外部成员的能力。其实也是人类协作走向规模化的一个过程。


  作者从人类内部的革命史也说明了协作效率的重要性。


  “纵观历史,纪律严明的军队就能击败散兵游勇;志同道合的精英就能主导无序大众。”

  作者举例说,在1914年,俄国仅为300万的贵族、官员和商人能够控制1.8亿的农民和工作,关键是精英不仅知道如何更有效的协作,而且很大一部分精力是要保证农民和工人无法学会合作。“如果你想发动一场革命,不要问:有多少人会支持的想法,而是要问:我有多少支持者能够有效合作。”实际上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也是协作效率的提升的过程。这是人类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竞争的内在动力。

  在经历了工业革命、信息化浪潮、全球化之后,我们所处时代的社会结构空前纷繁复杂。对于人类个体或者社会组织单元来讲,发展的空间空前扩大、机会空前扩大、协作的深度和广度空前扩大。因而,对于个体(个人或组织)而言,不可能看清社会竞争的全部。当然,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高科技对社会结构和商业模式产生影响。但是,个体竞争的本质——协作效率的提高,没有根本改变,改变的是具体的协作方式。

尚浓评论
将宣布紧急预算案 大幅减开支冻结救济金
智库报告